快捷搜索:

你这还是有点儿轻敌了如果说那黄忠真要是那么

  那么他难道还不知道,黄忠究竟是一个纸上谈兵之辈,还是一个真正有本事的人吗。所以就因为其人是后者,因此是让他不得不看重。
 
    曹仁闻言笑了一下,然后是看着鲁肃,他说道:“莫非子敬先生是不敢进兵了?”
 
    要是曹仁这么一问,确实算是有些玄机。毕竟他这次之所以来找鲁肃,就是让其带着江东军和他一起进兵临湘,和黄忠展开大战。不过他还没说要鲁肃和他一起,就直接问上了,你鲁肃是不是不敢去了,所以曹仁所说不太擅长这个谈判不假,可却并不代表他就不能去谈。
 
    鲁肃一听,心里也笑了,说实话他还不知道曹仁的打算吗,所以他是装作不知,疑惑地问道:“不知道曹将军此言何意?”
 
    这时候鲁肃是明知故问,开始装傻了,曹仁一听,是直接哼了一声,“哼!”心说你鲁肃也太假了吧,这明明什么都知道,却是装作不知道。
 
   
 
    不过曹仁也不能这么去说,因此,他还是说道:“子敬先生,我此次前来,就是来约先生一起,共同进兵的!不知如此说来,先生可明白了?”
 
    听了曹仁的话后,鲁肃这才微微点了点头,之前他就像不知道一样儿,虽说不是一下就恍然大悟,可看他那样儿,也都差不多少了。
 
    曹仁是心里鄙视,可他什么都不会说,因此他看到鲁肃点头后,他再次问道:“不知先生觉得如何?”
 
    鲁肃一听,是稍微想了一下,“曹将军,这依我来看,其实倒是不如去进兵其他县城,毕竟那临湘,确实是不容易夺取啊!如果是我军的话,我更希望带兵去进攻其他的地方!”
 
    其实鲁肃的话,已经是很明显了,那意思就是对曹仁说,你要是进兵除临湘外的其他地方,我们还可能合作一下,共同出兵也不是不可能,但是那临湘,对不起,暂时是不能了。
 
   
 
    曹仁一看,这鲁肃鲁子敬,不上道啊。这可怎么办。自己本来就不擅长去劝说别人,要说起来。这个鲁肃说服别人肯定比自己厉害多了。所以别自己没能说服他,他倒是先说服自己了。可不是吗。按照如今的情况来看,还真是要发生曹仁此时所想这样儿的事儿啊。
 
    不过曹仁也不是那坐以待毙的人,他不可能等着鲁肃来说服他,因此他是忙说道:“先生,其实我倒是以为,只要咱们联手拿下了临湘,那么长沙其他的县,还不是任我们索取?”
 
    鲁肃一听,便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曹仁一看鲁肃这样儿,就是一头雾水,他还是问道:“先生因何发笑啊?”
 
    这鲁肃的笑,确实是让曹仁心里有些发慌,他发现鲁肃这个笑,绝对不是什么好意的笑,这说好听了,是他觉得有趣,可说不好听的。那就是鲁肃在嘲笑自己。可不是吗,给曹仁的感觉,就是这样儿!
 
   
 
    所以曹仁是问了一句,那意思你鲁肃是个什么意思?莫不是嘲笑自己?
 
    鲁肃微微摇头。“曹将军请想,这要是能轻易夺取临湘,那么我为何放弃与将军合作的机会呢?”
 
    这。曹仁一听,是啊。对啊,可不是吗。这鲁肃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如果要是己方和他们江东军联合到一起,能拿下临湘的话,那么他鲁肃会不和自己合作吗?会吗?这个自己之前确实是没有好好想啊,如今听他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那么这事儿反过来说,鲁肃之所以不和自己合作,那么就是因为他不认为自己兖州军一方和他们江东军合作能拿下临湘。再或者说,这最后就算是拿下了临湘,可也会得不偿失啊。
 
    曹仁终究是个有想法的主帅,所以鲁肃这么一提点他,他是一下就想到了。如果说之前没有想到的话,这个时候他还能想不到吗,鲁肃都已经这么说了。
 
   
 
    结果一被鲁肃这么一问,曹仁确实是有些卡,关键是他实在是不善什么说辞,而且曹仁也知道,鲁肃所说没错,可他虽说不至于是执迷不悟,但是这只要一想能去和凉州军大战,只要拿下临湘就相当于拿下了整个长沙这个事儿,他就比较激动。毕竟曹仁确实是比较干脆的这么一个人,如果说放着简单的不去做,那么去做那复杂的,也确实不太符合他的性格。
 
    当然他也知道,鲁肃所说不是没道理,可那终究也只是预料,是还没有发生的事儿,所以这未尝就真像他所说那样儿,所以……
 
    曹仁此时说道:“先生,难道就不多考虑一下,这咱们联合在一起,可未必就那么困难才能拿下那临湘啊!”
 
    鲁肃一听,摇摇头,心说曹仁曹子孝啊,你这还是有点儿轻敌了。如果说那黄忠真要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话,这马孟起能让他守在长沙?就算不用头来想,这马超能不把长沙看得很重吗?所以他能留下黄汉升其人守御在这儿,难道还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曹仁看鲁肃这坚定的态度,是油盐不进啊,这他真就认为自己两方联合在一起,也不行?
 
    这个时候他确实是有些生气,可以说之前鲁肃不怎么给曹仁面子,曹仁也就讽刺了他一句,也就算完了,他还真不至于怎么去生气。毕竟说起来,曹仁虽说不至于心胸如何如何宽广,可也肯定不是什么心胸狭窄之辈。但是鲁肃这个时候是这么不给他面子,难道要让自己舍下这张脸来,去低三下四去求你鲁子敬?曹仁心说,不过要真这样儿,那还不如杀了他。
 
    这事儿曹仁肯定做不到,所以他心里还能不气吗,之后他面无表情说道:“先生,这个事儿难道真就没有商量了?”
 
    鲁肃一笑,“曹将军怎么这么说,这之前不是说过了,只要将军暂时放弃进攻临湘,那么无论去哪儿,我军都奉陪到底!”
 
   
 
    曹仁听后心说,这说了和没说也没什么区别,我难道还不知道了?之前又不是没听过,唉,这真……
 
    好一会儿曹仁都没说什么,他就不明白,这鲁肃就不能和自己去拼一次?可看其人这样儿,应该是铁了心了。
 
    而这个时候,鲁肃说话了,“曹将军,说起来真是不想与将军就怎么分道扬镳。如果去进攻其他县城,那么我军定然是可以奉陪,可如今对付那个临湘,恕我不能答应了!”
 
    说着,鲁肃是露出了一副遗憾的表情,那意思,自己是实在不能答应啊。曹仁一看,心说你鲁肃也算是个有名有姓的一个人物,可在这儿,却是胆这么小?不过这话他也不能说,只能是讽刺道:“如若是孙伯符在此,以其人之英雄,那么他定然不会如此,想来早就同意我军的提议了!如今,哼!”
 
   
 
    曹仁那意思,你们主公在这儿,肯定会同意。而且孙伯符,那是英雄人物,不像有些人,就是个书生,当不得大用。
 
    不过鲁肃虽说听得出曹仁话里话外的意思,不过他当然不会去对此说什么,只是对曹仁说道:“曹将军,就算主公在这儿,我也必须要劝诫主公,定然不可进兵临湘!”
 
    这话一说,这给曹仁气的,他一拍桌案,“鲁子敬,你这是纯心不给我面子!”
 
    鲁肃苦笑一笑,“曹将军何必如何,何必如此呢?只要不进兵临湘,这又不是没有合作的余地啊!”(。。)。。。
 
 
第六二〇章 郭伯济帐中劝阻
 
    “我还就要兵进临湘了!”
 
    “那么恕我军不能奉陪了,还请将军见谅才是!”
 
   
 
    鲁肃回应曹仁的依旧是缓缓摇头,曹仁心说,你这真是“江湖越老,胆量越小”啊,不过你鲁肃鲁子敬好像还没那么老吧。结果这还没那么老,这胆子已经是变得这么鲁肃了,让他能改变主意,改变初衷了。可这个鲁子敬就是油盐不进,自己还有什么办法?
 
    曹仁对此是特别无奈,他心说这鲁肃真就对两方联合去对付临湘没有什么信心?要不然的话。肯定不会如此啊。可如今这情况……
 
    而鲁肃此时则对曹仁解释道:“搏?如果曹将军如此认为,那么我倒是要说说了。这我军可不是贵军啊。贵军可是天下第一大势力,乃是天下人公认的。而我军呢。说起来可确实是不如贵军,所以贵军算是能消耗得起,可我军却真是不行!”
 
    曹仁一听鲁肃这话,他明白,对方就是说,你们兖州军就算是全军覆没了,那么也不至于如何,反正什么伤筋动骨的,肯定都没有。
 
   
 
    可自己江东军这边儿呢。肯定是不行啊,也不成。所以你们兖州军能损失得起,可己方江东军这儿,却是损失不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