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金对着士卒大喊撤然后便带着己方和江东军的士

 
    “让他们滚!”
 
    “把他们赶走!”
 
    糜芳一听一些士卒的喊声,他还算是满意,如果己方士卒都这样儿的话,多少还是能守住几日的。他虽说没认为自己就比黄叙能强多少。但是怎么说呢,至少在经验上,糜芳觉得自己是要超过黄叙不少的。毕竟说起来自己也算是随自己主公征战好些年了。
 
   
 
    可他黄叙呢,不过就是个新兵蛋蛋而已,不是糜芳看不起他。有些地方,也许自己不如他,可能,但是在有些地方上,他自然是不如自己啊。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被人夜袭,最后城池一下就丢了,这和他没有经验。可是直接挂钩的。
 
    不过糜芳一样儿是不明白,以黄忠的本事,以其人对他儿子的了解。为何非要把他儿子黄叙放到湘南呢,这也是糜芳一直也不懂的地方。当然了,这事儿他也不可能去亲自问黄忠,不单单是因为黄忠是他上级,是长沙守将的原因,更因为糜芳和他确实也没有太过深厚的交情。说起来黄忠倒是和张飞了、马岱他们关系还都不错。和自己吗,确实没什么交情。
 
    所以糜芳确实是不懂。但是他也知道,这些和自己其实都没有太大关系。反正他黄叙丢了城池。有他父亲去处罚他,甚至自己主公去,和自己真是没有什么关系啊。如果说真有什么关系的话,那不过就是自己和他都是同样儿守御在长沙这么一个郡的守将,还是同僚。
 
   
 
    就是如此而已,所以对于黄叙的事儿,糜芳也是一想一过,然后就完事儿,他也没多想。哪怕他也不知道为何黄忠会那样儿,可糜芳却是知道,这事儿其实也不是自己所要考虑的事儿。而如今这自己更不用想了,人家兖州军和江东军联合的人马已经兵临城下了,自己也只能是接招了。
 
    曹仁他们到来之后的第二日,曹仁命牛金带着己方人马,而鲁肃也暂时把江东军的人马交给了牛金一齐带领,共同向益阳进攻了去。
 
    要说这事儿张辽也不是不能去做,但是鲁肃觉得让人家去当这个带兵攻城的将领,还是不太好。他还能不知道吗,就算是自己主公亲自在这儿,他也不会让张辽当这个领兵去攻城的主将的,所以正好和曹仁他们联合,那么让牛金带着己方的人马,其实也未尝不可。这张辽就算了吧,就像曹仁一样儿不会让郭淮领着人马去攻城一样儿,鲁肃也不会让张辽去的。
 
   
 
    在城头的糜芳此时是对着己方士卒大喊道:“弟兄们,拿出你们的实力来,别让敌军给看扁了!”
 
    “杀啊!”
 
    ……
 
    糜芳别的大本事确实是没有,但是其人的身份,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那是自己主公的舅兄,是主母的亲二哥。所以他也能当一个普通城池的守将,带着士卒一起守城,其实在士卒看来,还算是可以吧。本事不本事,那是一个方面,但是糜芳的身份,其实也是士卒没可能忽略的。怎么说呢,如果说糜芳不出生入死,不当这么个武将,去做点儿别的,真不是不行。
 
    至少凉州军士卒还不知道吗,就凭糜家在自己主公那儿的地位,还真是,糜芳就算什么都不做,有他兄长和小妹,他成天整日还不是山珍海味什么都不缺吗。
 
   
 
    但那可不是他所选择的,这在凉州军当一个普通的将领,才是他的追求。或者以后能封侯拜将什么的,那是他更大的追求,不过如今看来,确实是不容易啊。毕竟那样儿,那得多大的功劳才行,就如今来说,就只有自己主公有个侯爵而已。
 
    牛金带着己方士卒和江东军士卒杀奔益阳城,架上云梯车,他们开始攻城。而糜芳这边儿呢,自然是开始守御城池。说起来因为不过是第一日的试探,所以哪怕糜芳本事有限,可依旧可以抵挡住牛金的进攻。
 
    这没什么说的,毕竟牛金再厉害,可本事也有限,他是比糜芳厉害,可也不至于超过那么巨大一块,所以这第一次的进攻,糜芳当然是没问题,能挡得住。
 
    牛金被打退后,还没等曹仁问鲁肃什么,就听鲁肃说道:“曹将军,我看可以鸣金收兵了!”
 
    “好!先生之言,正合我意,鸣金!”
 
    “诺!”
 
   
 
    听到己方鸣金收兵,牛金对着士卒大喊撤退,然后便带着己方和江东军的士卒撤退了。
 
    糜芳看到兖州军和江东军撤退,之前也听到了鸣金声,可他依旧是没觉得压力减少了。是,这牛金可是撤退了不假,但是今日过去,还有明日,明日过去,还有后日……
 
    自己是没那个本事,能一直坚守着城池,但是自己能做到的,就是尽量不让城池失守!(未完待续)
 
 
第六二三章 联军胜攻破益阳
 
    兖州军和江东军全军撤回大营后,糜芳最后才下了城头,他可也是,不看到对方都撤回,他是真不安心啊。(wwW.80txt.com 无弹窗广告)确实是这样儿,哪怕糜芳不是说胆小如鼠,可也真是胆量不大,面对着兖州军和江东军的大兵压境,他也真是害怕,如果不害怕的话,他也不至于这样儿了。要知道,在不知道兖州军和江东军消息的时候,他糜芳可不是这样儿的。
 
    可知道了他们向益阳来的时候,糜芳一下就紧张起来了,而且也确实是害怕了,他可能不害怕吗。糜芳还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所以也真是,面对着兖州军和江东军之强,他也确实,知道自己不是守住守不住城池的问题,而是自己尽力后,能守住几日的事儿。就和当初的黄叙一样儿,可自己怎么也应该超过他一些吧。
 
    哪怕自己本事好像也不一定就比他大多少,但是经验确确实实是比他丰富,这确实也真是没错,所以在这上面,糜芳确实是清楚。
 
   
 
    一日之后,益阳再次迎来了兖州军和江东军激烈的进攻,糜芳是咬着牙在城头挺着。他心说这自己主公让自己来这儿,真是个错误决定,如果说换成一个比自己强的,可绝对就不是这样儿啊。如果说自己能守个两三日的话,那么比自己强的人,怎么也能守个四五日,这别看就比自己多一两日。但是这却是能消耗敌军不少啊。
 
    可如今呢,就凭自己,自己上哪儿守个四五日去啊,就按照如今的情况来看的话,三日。也就这样儿了吧。
 
    果然,没一会儿,牛金便登上了城头。糜芳看到后,他也知道自己不能退缩,是不能后退半步,所以带着己方士卒就杀向了牛金。而牛金则大喝道:“来得好啊!”说着。便摆开兵器和糜芳他们厮杀到了一出,这糜芳不过就是个三流武艺,和人家可差一大块呢,所以糜芳这边儿环首刀和人家的兵器一碰,就直接飞了。
 
   
 
    糜芳没有办法。了,一定要好评]只能是退后,他不退后也不行啊,不过他却还是大喊着:“弟兄们给我杀啊,我去找件趁手的兵器来!”
 
    不过当他后退两步的时候,就已经有士卒把环首刀给他捡回来了,交给了糜芳。于是糜芳是在一次拿起了刀,加入了战团。说起来糜芳这武艺,他在和不在。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但是怎么说呢,这毕竟主将在,和主将不在。那区别可就大了去了。所以他的武艺,在这儿确实是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不错,但是就因为他的身份,所以只要在那儿,那么就可以。
 
    最后糜芳是把吃奶的劲儿都给使出来了,这才和众士卒打退了牛金。不过他也受了点儿伤,当然是小伤。轻伤,不会致命。看到牛金终于被打退。然后城头的兖州军和江东军士卒,那士气一下就降了下来。所以趁着这个时候,他是带着己方士卒展开了反击,结果还没一会儿,曹仁那边儿就又鸣金收兵了。
 
   
 
    看到敌军撤兵了,糜芳他差点儿没倒下来,不过幸好有士卒给他拉住了,“将军!”
 
    糜芳微微摆手,说道:“我没事儿。不过想问你们一句,看如今兖州军和江东军这样儿,你们觉得如何?”
 
    糜芳那意思也就是在问,咱们还能守住多久了?你们都有信心没?当然这话不能直接这么去问,所以他是如此说出来了。结果这个士卒一听,便是叹了口气,然后对糜芳说道:“将军,这,在下觉得,这我军要守不住益阳了!”
 
    别看士卒这时候确实是敢说话不假,可他心里也是打鼓,这毕竟糜芳那身份在那儿摆着呢,所以他还能不害怕吗。但是他也知道,糜芳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因此还是将军让自己说的,那么这个应该是没事儿吧。
 
    结果糜芳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不过仔细观察他的话,不难发现,他眼里确实是暗淡无光啊。
 
   攻,糜芳终于是没顶住,不仅是让牛金还有不少兖州军和江东军士卒登上了城头,更是连城门都被人家给攻破了。
 
    糜芳在城门破了的时候就知道,大势已去,所以是赶紧大喊着撤退,然后带着己方的人马跑了。这不跑也不行啊,本来他就胆小怕死,所以他当然逃得快。不过自然也有死忠的士卒断后,这才算是给他们争取了些时间。
 
    就这样儿,可以说曹仁他们是顺利夺取了益阳,取得了在长沙第二次的胜利。而根据曹仁和鲁肃他们之前早已商量好的,这占据了益阳后,城池归江东军,而曹仁他只要益阳那些粮草而已。当时他就是和鲁肃这么说的,而鲁肃确实也点头同意了。
 
    兖州军和他们同时出力,所以人家拿走了粮草,这己方也不是不能接受,而且己方占据城池,时日久了,什么能没有呢,所以鲁肃确实是“何乐而不为”啊。
 
   
 
    所以他们双方算是都如愿以偿了,曹仁得到了算是梦寐以求的粮草,谁让他们兖州军如今是缺这个呢。当然了,因为之前在湘南有补充,所以如今确实还不至于一下就捉襟见肘。但是曹仁这人做事儿向来都算得上是比较稳妥吧,因此他必须要让己方能没有了后顾之忧才行。所以这缺少粮草绝对是他不能接受的,就因为这个,他早早给襄阳去了亲笔书信。
 
    但是他也知道,这个需要时日,毕竟从襄阳到长沙,是要经过那么多个县,最后才能到这儿,所以这些时日的粮草,己方必须要充足了,要不只能是和之前所说一样儿,从鲁肃江东军那儿去换了。这个说起来真不是曹仁想要的,在他看来,能不去换,尽量别去,毕竟己方这如今的战马,可真是越来越少了。
 
    这可真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当然曹仁是不知道这话,不过他要是知道的话,一定觉得这话是非常适合他此时此刻的情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